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充分发挥了创造加想象想的形象思维办法

2017-08-15 10:52

局长自恃是靠上了杨毓晓大树,成了杨毓晓线上的人,他以为他和杨毓晓一样都是靠笔杆子起家的文胆俊才,他们这一类会写文章造舆论的人,都特别注意使用宣传手段给自己制造好名声,都喜欢听别人说自己的好话,喜欢利用舆论工具给自己造好名声。李局长不知道从哪里听到县上要从他们这一批有希望的年轻正科级领导干部里选拔几个副县级,立即就暗自给自己定了副县长的奋斗目标。他自忖:“我年龄文凭都不成问题,政绩从前任县领导任上就经常弄新点子新动作,在省市受表彰上报纸电视,给领导们争足了脸面。新书记接任后,他这个文化局长政治上经济上都经住了组织的严格审查,不存在任何不干不净的活动,还主动策划了一台“雾霾过去天更蓝”的文艺晚会,做工作让市电视台做了现场直播,进一步努力将晚会录像在省电视台专题时间播了。县委新书记,新公安局长还有大大小小和围剿王毅冯娜仁制贩毒集团有关系的单位人物,都借着晚会上的表彰庆功现场出足了风头。
为了使自己进入提拔对象范围更有把握,出于拍主管干部的副书记杨毓晓马屁目的,李局长亲手执笔杜撰了《铲除毒草栽鲜花》的长篇通讯稿,将杨毓晓临时主管的红柳开发区吹得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一片形势大好。说开发区不但一扫毒品阴霾,而且新楼林立栉比而并新兴企业充溢,大有迅速变为西北地区第一家国家级开发区的趋势。他怕杨毓晓谦虚阻拦,就没有送主管县委常务的副书记杨毓晓过目,盖了文化局的公章亲自拿去宣传部找通讯组负责人审批,由于李局长的文章经常见诸省市报端,给通讯组争了不少光,组长连内容也没有多看就给盖了章。
李局长对省内的报刊审查程序是了解的,他躲开了审查严格的省委机关报,带足了活动经费,直接去找省城一家半民营性质的《都市时报》,这个新兴的报纸以文章新颖灵活、常大胆针砭时弊而在全省有名,要不是党报有行政力量保护着,这个报纸发行量肯定早就超过党报去了。聪明的李局长直接去找了报馆和他十分熟悉的一个名记者,将稿子递给他说:“老弟,这个稿子就以你的名字发出去吧,我只要求能在你们报纸头版头条发表。”名记大概翻了翻,见文字不少,又见盖着清水县宣传部的审查大印,就放心说:“没问题,我再给润润色,就还依咱俩以往合作的惯例,用本报记者和通讯员的名义,咱都署笔名发表吧。”李局长想:“反正就是给领导歌功颂德脸上贴金,署名有何不可?”他也要杨毓晓知道这文章是他写的,就答应了。
本来,李局长写稿子的时候,就,事迹基本上都是他凭空创作出来的,又经过那个名记的无限放大加工。牛皮吹得过大了,就不好收拾了。杨毓晓那天一早刚上班进办公室,就接到了县委办公室主任的电话:“杨书记,您看到今天的《都市时报》了吗?”
杨毓晓不知道什么事,就说:“我还没有见呢。我们这里的报纸要九十点镇邮政所才能送来。”
县委办主任说:“不好了,你们开发区发这么重要的稿件,怎么也不和大老板通一下气呀?”
杨毓晓听音声是开发区在什么地方发了什么稿件,可他也糊涂不知道,就打问道:“什么稿件呀?我一点都不知道。”
县委办主任说:“是一篇吹嘘你们开发区工作的长篇通讯稿,题目是:《铲除毒草栽鲜花》,大老板喊来宣传部长,正指着鼻子骂娘呢。”
杨毓晓忙问道:“什么通讯,这是谁搞的东西?和我们开发区有啥关系?”
主任惊讶道:“这么重要的稿件,难道您一点都不知道?那是谁批准报上去的?”
杨毓晓确实不知道,只得实话实说:“我最近只忙着抓给开发区招商引资了,哪里有兴趣坐下来舞文弄墨呀?”
主任只好说:“这篇文章可把你们红柳开发区给吹到天上去了,您可要先看看报纸呀,一会儿大掌柜熊完了宣传部长非找你不可!”
杨毓晓谢了主任提前透风,立即喊来就在隔壁办公室的张炜来,要他马上去镇邮政所去提前拿报纸。
杨毓晓急忙下楼驱车去邮政所拿了开发区的报纸,来不及交门房分发就都抱到了杨毓晓办公室。杨毓晓亟不可待从里面抽出一份《都市时报》,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县委办主任提到的文章《铲除毒草栽鲜花》,杨毓晓本人就是笔杆子出身的,看起这一类通讯报道来,一目十行大概浏览就能看清文字的主要内容了。文章不但鼓吹了清水县县委县政府发动群众彻底清除了大毒品集团的影响痕迹,而且由县委副书记杨毓晓亲自挂帅,积极动员各方面力量,大力招商引资,以绿色农业为龙头,以制造业加工业为两翼,以贸易基地发展建设为手段,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彻底改变了红柳开发区的旧面貌,建起了集现代化工农业和商贸业为一体的社会主义新城镇,农民在开发区不但能挣钱,而且基本上都在花园式的居民区买到了比城里便宜高级的大面积家属楼。甚至鼓吹从有关方面了解到,预计开发区今年内就可以为县财政创造数亿元的税收。
杨毓晓看着看着,手气得也颤抖起来了,他咬牙骂道:“这是哪个狗日的胡吹冒撩的?这是要把咱们这一伙人都扔到大火炉里往死里烧哩!前个县长给咱们丢下的烂摊子,我们捂都捂不浑全,不出大事就谢天谢地了,谁有日天的本事能搞成这报上说的样子?玉皇大帝孙悟空也不行呀!”
张炜也在杨毓晓看文章的时候飞快翻了一翻那报纸,基本上了解了七里八分了,就试探说:“人家报纸给咱说好话哩,反正报纸上天天说的话,有几分是真实的?还不都是一级一级互相骗的?谁当真了着?”
杨毓晓说:“说大话空话假话,云天雾地天花乱坠胡吹,只要在里面不说政策圈子外边的敏感话,谁都心里明白不会当真。可这回吹得也实在离谱了,胡编的这些政绩数字在这一大块只修了几条路,路两边还都是空荡荡庄稼地里,让三岁小孩看了报跑来都能检查出破绽,上边万一有那个领导见报头脑一热要来参观指导,我们把人家往哪里领呀?总不能雇飞机拉到广州深圳去看现场吧?”又说:“县委那里,一把手正发火着呢。说不定市委书记见了报会更生气。”
正说着,县委办主任又来了电话:“杨书记,大老板让我通知你赶快下县委来呢!”
杨毓晓自己知道老大叫他肯定为报纸上的文章,很怕去见县委书记,但不敢推脱不去,只好安排张炜说:“你马上组织单位所有人,动用全部社会关系,搞清楚这篇鬼文章的来龙去脉!”就急匆匆下县去一把手书记处去了。
 

上一篇:天时地利都不具备任何优势不生产任何成规模的商品 |下一篇:全讯球盘网注册网址已经灌满了文化局长的闲言碎语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