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一个个的独立个体脚踏实地顶天站立的象形文字

2017-08-15 10:50

文化局长耍开了无赖说:“你告诉他,我是给他抬轿子拍马,再过头也都全是为了他。他要是不管我,别怪我兔子急了也会跳起来咬人!”
田美很怕杨毓晓出事,就连忙给杨毓晓打电话,刚提了个话头,杨毓晓就阻止说:“莓子,你不要说了,他自作自受,谁也救不了他了!”又说:“我现在很忙,你学你的习去,再不要理那个疯子!”就挂电话了。
宣传部长和县委办主任连夜在省城一番活动,如愿使省报主编答应将他们拿的稿件登上省日报明天的头版,可要《都市时报》登启示纠错飞目的没有达到,人家拿出原稿,上面清清楚楚盖着清水县委宣传部的大红公章,要人家自己承认审查把关不严,有什么理由?就这结果,他们的目的大部分也已经达到了,就连夜赶回了清水县城。宣传部长还得及时补充给他那个倒霉的通讯组组长的处理手续呢。
杨毓晓协助书记四两拨千斤及时化解了一场从天而降的政治危机,新书记对老干部杨毓晓的信任度又增加了许多。他投桃报李,见县政府那边已经有市委派来的常委副县长等着人大开会认可了,就开始做工作要杨毓晓升任不丢副书记的县政协主席,这个位置虽然比县长权利小一点,但毕竟是能上半格成了正县级,权力不小的副书记还当着,杨毓晓还有什么话说?
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杨毓晓当上了正县级,也心里蛮舒服的。市委强副书记要免职的传言还没有变为现实,清水县的干部们见了杨书记又都战战兢兢唯唯诺诺了。杨毓晓抓住时机,要已经和秦副教授订了婚的女儿和未婚夫秦喆来他管辖的清水县办理登记手续。他好以解决两地分居的理由将田美调到市里去。杨毓晓的小算盘就是要安排女儿像舞凤山的马泉水、与清水县的清水河一起,汇入大平原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如果可能,就连女儿的生母,他扬毓晓的旧情人桃花也带到城里去,永远从老山里的农民队伍拔了腿。刚巧,新来的常委副县长急于在政府这方面出成绩,为筹集资金,学着外地经验卖商品粮户口呢,他和田美商量也没有商量,就以田美的名字报名给桃花交了钱了。要不了不久,山里的女农民桃花马上就要变成城市户口了。
千虑必有一疏,放下了心的杨毓晓哪里会料得到,本应自作自受的原文化局长会将一楼到底的仇恨全都记在了他扬毓晓的账上。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满腔愤恨想不通的李白娃被处理后,跑上跑下求爷告奶复职无望后,不自认倒霉,反而暗自和杨毓晓结上了深仇大恨,他下决心死也要杨毓晓的官当不稳当,开始四处活动全力搜集扬毓晓的黑材料了。
 
    一撇一捺的笔画组成了这个人字,有人说这是个仿照我们这一群高级动物里。可能是打从原始公社后期产生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别以后, 一撇一捺就有了不同的属性功能。每个个体人都就不可能独立存在、尊严不可能只是属于独立的自己了。没有后面那结结实实的一捺支撑着,要稳稳当当站住都难,何况还得活动还得往前走。
杨毓晓几十年在清水县的官场似乎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县委副书记的显赫位置上,表面上看是凭借他本地干部的老资历加上自恃清高不投靠原书记县长的任何一个小圈子,才在清水县的官场震动中一枝独秀,被急需有熟悉县情的人出面帮助、笼络人心支撑局面的新书记慧眼选中,并委以重任当了权利不小的副书记,还兼任了收拾红柳开发区烂摊子的救火队长。但只有杨毓晓自己心里明白,要不是有把他从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带出来的强副书记一直念旧关照支持,他杨毓晓还在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就被别人“告黑状”搞下去了。
他杨毓晓和舞凤山里小媳妇桃花的那一段桃色情事怎么隐秘也终究被那个嘴不严的老教师给透了风声出去了,还有无论怎么说,二人的一段交往,毕竟留下了一个活生生的女儿田美呢。再老实的山里人也多少会从一点不沾那农民虎子他们家族一点点遗传影子的田美身上,掐指头算出这个女娃的来历。那时候,山里农民天天“三出勤,两加班”被管犯人一样押着挖土方,一天到晚都累的一头栽倒就能随地睡下去,许多女人劳累得连交裆中间那个东西也收管不住,一嘟哝掉下来怎么都夹不回去,只得想办法用烂布条篼住前后拴在裤带上。谁还有劲头干那传宗接代的事情?还有在当镇党委书记,和那个年轻大学生秘书小黄逢场作戏的时候,怎么会就恰巧有人给远在县城住着的老婆打电话呢?要不是小黄耳朵尖,飞快席卷她的全部衣物,迅速光身躲进了隔壁的小接待室,他们就非得被不傻的原村妇委会主任抓现行不可。
后来,每当杨毓晓仕途有前景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寄出去的告状信就会雪片一样乱飞,可他杨毓晓上头有县委强主任——强书记——市委强副书记严严实实地罩着,杨毓晓始终没有遇到过大挫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天时地利都不具备任何优势不生产任何成规模的商品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