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资料 >

这篇文章确实毫不知情县委能给他追究什么责任

2017-08-15 10:48

坐在下县城的车上,杨毓晓的头脑慢慢冷静下来。他毕竟是混迹官场数十年的老油子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什么场面没有经见过?这次牛皮吹破天报道事件,虽然说的是他当负责人的红柳开发区,但是他自己既没有亲自策划组织写作,也没有授意或者暗示任何人写那样吹得没边了的文章,县委书记再生气,就算他一把手有权势,能将什么帽子给他杨毓晓往头上扣?根据他摇笔杆子搞舆论工作多年的经验,每当出了这样不好收拾的吹过头事件,压力最大的首先就是得给上边有个交代的一把手和负责把关的县委宣传部,被宣传的单位要是知情或者参与泡制了稿件,才有可能负连带责任。杨毓晓对?这篇文章确实毫不知情县委能给他追究什么责任
有办法将自己洗脱了,杨毓晓也就心里坦然了,他对自己在县委办主任慌张焦急制造的紧张气氛里,表现得忽然惊慌失措觉得也太不必要了。老谋深算的杨毓晓很快在这个突发事件中找到了自己的准确位置,他分析一把手县委书记急见自己,不一定就是也要像对宣传部长那样发火指责。任何单位里,一二把手无论怎样不团结,也都是桌面上握手言欢脚底下互使绊子,谁都不会傻到当面指着鼻子骂娘。一把手对二把手发脾气是做官第一大忌讳,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都没有好下场。杨毓晓是新书记任职后亲自推上副书记的位子上来的,他平时就非常注意百分之百随着新书记的指挥棒转,并没有任何与新书记平分秋色的想法和做法,新书记难道能借着这无法预料的事情把他杨毓晓拿下来?绝对不可能!
头绪理清了,杨毓晓也就恢复了定力。他先给宣传部长打电话问情况,宣传部长那边情绪已经气急败坏了,焦急地说:“好我的杨书记呀,这可是咱们看重得了不得的那个文化局长给咱们搅下的这一锅搅团呀!我手底下的那个平时看来谨小慎微的通讯组组长也他妈的脑子进水了,看也没看就给稿子盖了公章,这么轻易把老虎放出笼子,偏该我倒大霉。这回老虎一口咬到我脖子上了,老哥您可不能见死不救,要拉兄弟一把呀!”
杨毓晓沉着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既然出来了,咱们先冷静一下看怎么应付才好呀。”又问:“大老板是什么主意?”宣传部长说:“我哪里知道他是啥主意呀?我挨完骂就灰溜溜回来追查这伙瞎怂了,一查就搞清是文化局长这狗东西搞出来的海市蜃楼,我把我的通讯组长骂到省上找那《都市时报》去了。正等那个文化局李白娃李局长来一起去大老板那里去接着挨骂呢。”
会见风使舵的文化局长依仗帮过田美,自己早就主动将自己划到了杨毓晓一线上了,他和杨毓晓的“外甥女”田美的特殊男女关系,在清水县差不多成了明面上的秘密,干部队伍人人都心照不宣知根知底,背着杨毓晓和当事人已经成了私底下的话题之一了。宣传部长当然也略知一二,就忍着没有骂出更为难听的话来。这篇文章确实毫不知情县委能给他追究什么责任
杨毓晓拿出县委二把手的架子,慢慢说道:“无论这篇鬼文章是怎么来的,毕竟是拿我主管的开发区做文章的,我我终究不能装傻不管呀。大老板也叫我了。咱们无论怎么说都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呀!”又说:“那个小文化局长迟早还不是你老弟案板上的菜,先考虑怎么处理这大事吧。要回头收拾他,用不了吹灰之力!”
宣传部长赶紧说:“对对对对!无论事情多糟糕,都是咱们清水县出的事呀。这回可要您这个老资格的笔杆子给老弟帮忙拿个好主意啊,我可急得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
杨毓晓安慰说:“不要太害怕,我正往大掌柜处赶哩,办法总会有的。”
宣传部长试探说:“您看能不能从您开发区那里做点补救工作?”他们都知道,以前许多典型报道都是先由秘书班子闭门造车将成绩经验编造出来报道出去,紧接着由“先进单位”或者“先进个人”们再按图索骥查漏补缺的。
杨毓晓说:“你以为我这里能短时间补上补上这个没边没沿的吓人口子吗?”
宣传部长哭音都快要出来了,哀求道:“杨书记呀,您老兄要不给我想对付办法,我看我这回是过不了关了!”
杨毓晓这时候已经基本上有了主意,但他不想马上就告诉宣传部长,就笑着挪揄宣传部长:“老弟呀,你忘了挥泪斩马谡了?”
宣传部长说:“要能过关,我把我手底下的通讯组长杀了都行!”
听宣传部长急得气急败坏了,杨毓晓暗自想笑。他在想见了县委书记具体怎么说,就没有再和宣传部长多说,随手给张炜打电话说:“张主任,没大事,你不用再安排咱们那些年轻人忙去了。”
杨毓晓的车子刚到县委常委楼前的小广场停下,县委办主任就跑前来开车门关照说:“杨书记,书记正在火头上,您见了可要注意情绪,千万不要火上浇油呀!”

上一篇:这个破大案的好机会立个大功为自己前途创造条件 |下一篇:最具震撼的是闭门造车无中生有编造事实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