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想起申师心中都会充盈着感动和幸福

2017-08-25 07:09

 申师如父
  
  很久没问候申老师了,昨天下班后给申老师打了个电话,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想传递我深深的惦念。
  
  接电话的正是申师,他听出是我,很意外也很惊喜。简单的问候之后,申师首先关心金融危机对我们企业的影响,问我是
 
不是干得吃力。我告诉老师,就目前看来还没有波及到我们,因为我们是小企业,生产的又是居民必需品,倒是原材料价格有
 
所下降,让我们的利润空间比以往稍稍大了一点。不过大气候如此,我们也仅处于维持状态,现在能保证员工收入是我首要的
 
任务。我问申师老家冷不冷,叮嘱他保重身体,说老师的健康快乐是我们做学生的最大心愿。申师让我放心,说家里还暖和,
 
他也不用经常出去,倒是我要照顾好自己,他看秦皇岛的天气预报,最低气温都在零下了呢。
  
  申师问了我老爸的情况,最后问我今年春节是否回家,我说正要跟老师说这个事的,今年春节准备回去过年,想问问老师
 
有什么需要,我好顺便带回去。申师连连说:啥也不缺,啥也不缺,人回来就好。申师知道我忙,以前很少问起我是否回家的
 
,如今随着年龄增大,牵挂之情不自觉地流露出来,我们思念老师,老师也一样想念着我们啊。前年我跟中华去看申师,告别
 
时分明看见老师眼里闪烁的晶莹,当时我们心里都酸酸的,中华还表示他离得近今后一定多去看望老师。
  
  申师是我学生时代给我影响最深的老师,初中时担任了我们两年班的主任。在我们那里,称呼老师往往省去中间的一个字
 
,直接在姓氏后加一个师字即可,比如,姓张就叫张师,姓李就叫李师,我们叫申师就是这么来的。申师和我,与父女一般无
 
二,这不仅仅因为我跟他的女儿是同学,更因为他给了我比其他学生更多的关心和照顾。我七岁没了母亲,父亲又在外工作,
 
从小寄养在姑姑家,初一就开始住校。那时条件艰苦,每到冬天我手上都布满冻疮,疼得记不了笔记、写不成作业。申师看在
 
眼里,急在心上,好不容易淘腾了偏方,冒着严寒跑十几里路抓来草药,每天为我熬好药水等我下了晚自习去他办公室泡手。
 
申师帮我治好了冻疮,也温暖了我幼小而孤单的心。后来申师跟我爸成了朋友,更是肩负起了父亲的职责,初三一年为了我吃
 
的好一点,干脆给我换了教工食堂的饭票,让我随着老师一起吃饭。
  
  我对申师当然也尊敬有加,不论求学时还是工作后,都始终没有中断过联系。每每。我为此还写过很多关于感恩申师、想念申师、祝福申师的文字,其中《摇曳的煤油灯光》、《老师,保重》等还得以见诸
 
报刊。每次我回老家,不论时间多紧,都会去看望申师,哪怕只是匆匆见一面,说几句话。这几年我回去,除了水果点心每次
 
都给申师买些衣物,我总觉得只有这样才更象一个女儿对父亲的孝顺。以往我邀请申师过来旅游,老师都以工作脱不开为由婉
 
拒,如今申师退休多年,依然没有来过我这里。我知道他是怕影响我工作,给我添麻烦,可越是这样,我心里越过意不去,接
 
申师过来小住、陪申师游览海滨小城成了我一直的心愿。
  
  掐指算着,还有几个月就到春节了,我盼望快快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快快见到我敬爱的申师……
  

上一篇:在阳光里是多么美好拥有这样的早晨是多么幸福 |下一篇:怀念那个年代并不是说那个年代有多么好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