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支持 >

山里人住得再远也对各家各户的大小事情知根知底

2017-08-15 11:02

老警察在清水县公安局班子里夸下了海口,一个人来到与清水县西北方向紧邻的邻省甘河县。他自信干了一辈子公安,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和文盲差不多的张牛娃子?他分析,参与毒品买卖而逃窜甘河县去了的张牛娃子,绝对不会是出于同情怜悯心带走王毅儿子。张牛娃子自己都像丧家犬一般自顾不暇,哪里会好心领上一个已经丧命的匪首的儿子一起亡命?这个仅仅几岁一无所有的孩子,一点点自立的能力都没有,乞讨要饭都得有人领着。张牛娃子带走飞儿,百分之百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卖钱。
老警察出身当地的农民家庭,在清水县从小上学念书,中学毕业后参加公安工作,青壮年时期全是在县内的大小塬区和山区的基层派出所转来转去当民警、副所长、教导员、所长等,直到五十过了才被领导照顾调进了局机关当了预审股长。经他手里亲自侦破的贩卖妇女儿童案件就不下几十起。他自信只要往甘河县城四周几十里的山里转一个圈子,一定会发现蛛丝马迹。山里人住得再远也对各家各户的大小事情知根知底
山区的农村,买儿子买媳妇屡见不鲜,人们都对这类事情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谁家买了儿子或者媳妇,一般人只是当做茶余饭后乱飞的闲话说说也就过去了,关系好的亲朋好友们甚至还提上酒或者活鸡赶去专门祝贺呢。许多地方即使发生暴力贩卖人口,村里人大部分都一致采取对外的不合作态度,甚至全村齐心与解救的人打游击战躲猫猫,谁也不把“抱孩子”“办媳妇”和犯法联系起来看待。
老警察熟悉民风民情,也知道,谁家猪狗下崽了很快都会传得都知道了,何况是买养了个不能藏起来不见人的活孩子。无论到了那个山头沟坡的小村和零星庄子去,只要放下架子真心和主人交朋友,他们就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当下酒菜,打听个孩子的下落对老警察来说不会费多大事。
挂了县局副政委头衔的老警察去甘河县公安局一说来意,办公室连他的证件介绍信等都没有看就热情地说:“老政委啊,您来了。你们局长已经给我们局长打了电话了,我们局长正在办公室等着您呢。”两个县虽然不属一个省的管辖,但由于是紧邻的兄弟县,又没有在边界处打高墙拉铁丝网,好人坏人随便一抬脚就会越界去了对方的地界。所以公共安全方面常常需要协调配合,除了互相背着对方将影响市容的盲流精神病患者半夜你丢给我我丢给你以外,发了案子后互相配合的围追堵截寻人抓逃谁也离不开谁。山里人住得再远也对各家各户的大小事情知根知底
王毅妈在甘河县精神受刺激神志不清之后,甘河县就毫不犹豫按照惯例半夜用车拉着将她给扔给了清水县。谁会顾及那浑浑噩噩的已经说不清自己是谁的老太婆还会有个五六岁的小孙子跟着她呢?不长时间,甘河县的公安局长就接到了公安系统内部四面八方打来的电话,不断催问那个叫飞儿的孩子哪里去了,搞得他这个局长很被动,似乎是他们故意不管那孩子似的。他不知道这些电话都是薛剑锋叶腊梅通过他俩的同学、上下级和全国到处办大案形成的熟人关系网打来的。他觉得十分窝气,一个十恶不赦的毒枭的儿子,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怕跑出来过问此事?就连他的顶头上司管政法的副书记和副县长也因为接了杨毓晓的电话,专门唤他去问了几次。他知道山区里买卖孩子的事情不少,当地的警察都碍于是当地人,无论谁家和谁家,只要摊开论,都会七绕八拐论出个亲戚关系来。所以谁也不愿意沾染这类金钱交易过手两清,即使破了案也追不回钱,还得和买家做死对头将孩子归回去。对这样与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的麻烦事,只要不出人命,大家都心照不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家费尽心思买了孩子不是一个心眼金贵着当宝贝,会出什么大事?
实在被催得没法再推脱了,局长才派人去街上了解了一下,打听到飞儿最后一次是在饭店前的垃圾箱拣食时候跟着一个人走了,又顺藤摸瓜追到收留张牛娃子的那人家里,搞清了是清水县的逃犯张牛娃子带走的飞儿,就给各方面都说是王毅的喽啰兵张牛娃子带飞儿回清水县去了。等清水县方面派人专门来调查了解的时候,就认为既然是清水县已经立了案,飞儿和张牛娃子又都是清水县的人,那就一切都由他们清水县费心劳力侦破去吧,甘河县乐得不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整个家族和亲属联合起来与执法人员硬性对抗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