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他们极有可能为自己的一时疏忽付出惨痛的代价

2017-08-23 14:48

 
          我的主人公,就像朱德庸笔下的一个男主角,社会如同一个竞技场,比如像一场球赛,裁判叫上帝,尽管你在卖命
 
的踢球,球也射门了,却被上帝亮黄牌,因为你越位。于是你更是左顾右盼地卖命奔跑,一心想自己球队赢啊,机会来了,使
 
劲一个射门,全场的欢呼声雷动,观众兴奋得站了起来,整个的球场沸腾了,你以为立大功了,谁想踢了一个乌龙球,更大的
 
惩罚在等着你…… ­
 
        “乌龙球”源于英语的“OWN GOAL”一词,意为“自进本方球门的球”,球员误打误撞,将球弄入自家大门,不仅不
 
得分,反而失分。 “乌龙球”的高危人群应属于求成心切责任感强烈的球员,好心出击或防守时弄巧成拙。乌龙无处不在,
 
一切皆有可能。对于悬念迭生的足球比赛,适时的乌龙球恰如增鲜的味精一样让球迷大饱眼福,然而对于不慎炮制出那道黑色
 
轨迹的球员而言,。我的主人公就是这样的球员。 ­
 
 
         你总以为自己是社会的一分子,应当为社会创造财富,崇尚创造贬视浮华,视创造为人生的最高境界,可以付出自
 
己的一切,包括金钱财富和家庭,应该说是一个追求理想的浪漫主义者。你忘了,人这一生就像一场球赛,搞不好将是一个被
 
上帝罚下场的球员,或是摆乌龙的球员,其后果都是惨痛的。退一步,你以为在一只船上就要赢这只船?如果其他船员不努力
 
,你拼得吐血,命悬一线也是活该,这只船照样沉没了,看着它迅速沉下去,你所吐的血,其他船员说这是苋菜水,是紫色的
 
,浪漫极了。而对于岸边的观望者来说,就像看一场喜剧一样精彩,他们叫“好”!鼓励你继续演下去,因为他们兴趣盎然,
 
意犹未尽。上帝这时候还会找你麻烦,因为你曾踢过乌龙球,你的桨叶触过别人。记得那场惊心动魄的纷乱嘈杂、人声鼎沸的
 
赛事,上帝没有抓住你,一直在寻找,你以为逃之夭夭便躲过这一劫。上帝是什么?是一只巨手、是天经地义,是铜墙铁壁,
 
是公正的天平!我要打120了,因为我吐得厉害,肠子都吐出来了……
 
 
          朋友,你参加过化妆舞会吗?一张假面具掩盖了一张怎样的真实面孔?假面具表现了忠诚、善良、儒雅,后来我窥
 
到的是一张青面獠牙恐怖的脸,他的手上还有血渍,不知是人血还是杀鸡剖鱼留下的血渍?马马虎虎洗洗是洗不干净的,所以
 
带到了舞会上,这一点我能理解。但我在猜测他的职业到底是什么呢?如果不看见他残留的血渍,我会就假面具想象成是一位
 
学者、一位儒雅的企业家、一位教师、一位高级管理者……啊,我想他本不想暴露真实身份的,可是手腕那一颗血渍真让人遗
 
憾,但愿他只是一个卖肉或卖鸡或卖鱼的商贩,总不是杀人的吧?……舞会看似狂欢却隐藏着怎样的肮脏或阴谋? ­
 
他们极有可能为自己的一时疏忽付出惨痛的代价
 
         后来我终于知道舞会上那位和善面具者就是球场上那位裁判上帝,他操着球员的生杀大权。地球人都知道用胁迫的
 
手段控制别人的人身自由,敲诈勒索钱财是绑架,是犯罪,犯本罪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
 
财产;致使被害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
 
 
         谁也不想触犯法律。很多事都是可以变形的,很有趣,记得我的一位上司是英格兰人,名叫Mr. Rob,他看见我国的
 
肉商贩用摩托车驮着两边杀了的猪肉在行走时,表情夸张地说:“Logistics”(物流),我忍俊不禁,认为有一种偷换概念
 
之幽默,但仔细一想,也是对的啊,就是运输物流嘛。那么,绑架者与上帝串通,由上帝来绑架,上帝对你的惩罚是合法的,
 
也即变成了合法的绑架! ­
 
 
         你变成了一只羔羊,任由上帝宰割。上帝说:给你一周的时间,拿三十万来!否则把你打入地狱!三十万?对于你
 
是一个天文数字啊!就像科学家对宇宙星空距离的描述一样,要用“万年”为单位,如果说用“米”为单位,真不知数字怎么
 
念了。如果是非法绑架,你将报警,可这是上帝的合法的绑架,又向谁报警啊?报警无门!法律在上帝面前只是一种游戏,一
 
种有趣的游戏,游戏规则也是由上帝说了算,没辙啊? ­
他们极有可能为自己的一时疏忽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的家人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为了那场赛事已倾家荡产,怎么办?找人哭诉借钱啊,真有点像鲁迅笔下的“祥林
 
嫂”,人们像听一个故事,发出“唉-----”无奈的感叹离去,“祥林嫂”处于绝望的边沿,她回头看看家里两个小窗关好没
 
有,担心自己恍惚之中纵身跳了下去,那一瞬间也许她会一边呼叫“救命啊-------”,那岂不是闹笑话?还是不再演出这种
 
喜剧为好。可是上帝对“祥林嫂”说:“星期五是最后的期限,否则他就要进地狱!” ­
 
 
        天啦!怎么办?谁想下地狱?谁不想上天堂? ­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谁来监督上帝?谁又能制裁上帝?如果上帝随心所欲,人间将变成什么样?所以谁都想当上帝
 
,难怪乎千军万马涌入通往天堂之路,这条路成为中国最难通过之路就不难理解了。可是人心呢民心呢? 不考虑了? ­
 

上一篇:岁月的留恋还是终于安全度过的庆幸 |下一篇:在飘浮的晨雾中约隐约现中间如玉带的小溪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