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有何资何格去拈惹那些鲜嫩的花草

2017-09-10 16:30

 与其他地方一样,我们这里每天都会产生一些情色故事。这座城市的人们将年龄悬殊在不包含伦理的前提下看得淡薄。我们经常会见到一些中年末期的男人或携或挟或搂或抱着青年初期的小美眉走街游巷神态自若。我朋友贾义是位金融高管,工作之余会不时去声色犬马一番。他在酒桌上介绍熟悉的年轻女性一律宣称:这是我女朋友。"女朋友"不置可否地微笑,其他朋友们都表现轻松地哄笑叫好,没人觉得惊讶和唐突. 
  
  但在网上不行,至少在我空间如此。那一天,曲直先生指着楼上一位美女戏谓我偷而窃之,我戏对说正有此意。此言一出,有人大为不满,网友随心所欲女士甚至有些愤慨。她在我门前贴了一张措辞严厉的檄文,说我不该如此轻薄一位待字闺中的小姑娘;又余恨不解地跑到留言处奚落了一番。最后送我一个不失温馨的字眼:贱!
  
  随心所欲女士的意思,似我这等老之将至苟延残喘的男人,调情对象应局限在她大姨小姑之辈,抑或风尘欢场的下贱女人。万万不可去猎涉她这般年岁以及比她更为娇嫩的良家妇女。否则就是老牛想吃嫩草,便是下贱!
  
  与我风流不倜傥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随心所欲女士有着一位藏在深房秘不示人倜傥尚未风流的夫君。不但玉树临风,文字也与他贱内不相伯仲。曾偶露峥嵘便被美女惊为潘郎。潘先生正值招蜂引蝶之佳龄,一旦被那些浪漫蒂克激情四射的小美眉发现并加以挖掘,后果相当严重,她必须防患于未然。这是她对我区区四字激愤之情溢于言表的另一层意思。
  
  有人或许会说,你随心所欲早在叶落知秋时期就叫嚷着要网恋,并开出了择偶条件。而且你自命随心所欲,本应该肆无忌惮,怎么会突然间贞烈淑女起来,是否有"放火点灯"的嫌疑呢?
  
  我说这位同志你误会了。当年叶落知秋的择偶条件是有严格年龄限制的,不符合条件一概免谈。虽然她偶尔也交个五十开外的异性,但人家是万里挑一的精英。这种精英多多益善,也有将梨花压在海棠之上的资格。而西郊之流既未腰缠万贯,又是布衣一匹,。
  
  不过,随心所欲女士也不妨听我申辩一二:
  
  我们在饭馆吃红烧肉,不会关心烹烧的厨师及产肉的猪;我们去商场买把刀,也不会对生产厂家及锻造的钢铁感兴趣。至多由红烧肉想起美女燕子,由小刀想起猛男曲直。我和文字就是红烧肉与厨师小刀与厂家的关系。来我空间的朋友,大多是品尝菜肴把玩刀械的,即便爱屋也不及乌。有人说空间是个温馨的家,来的都是自己人,毋须将老幼尊卑分得那么清楚。在自己家中来几句调侃几声戏谑本属正常,何必由胳膊想到大腿,由大腿想到裸体,由裸体想到性交地浮想联翩呢?而且迄今为止,我不但未与任何网友视过频见过面,也从未领略过女网友哪怕是稍纵即逝的一瞥秋波。眼望那一串串高高挂起的葡萄,我品尝不到,说声好甜好想吃,难道就很贱很下流了?
  
  如今我牙口尚好,不奢望去染口那些嫩草,有知秋这等颇具嚼感的劲草就已满足。但我必须为别的老牛们代鸣不平:凭什么他们就不能享用嫩草?难道只有那些牙好胃好吃嘛嘛香的壮年公牛才有咀嚼的权利?不说那位八十开外的老牛目前还在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嫩草,在我身边就有四条老牛在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芳草的鲜嫩呢,其中二位就是龙和以敖先生。
  
  一位古代命相家曾下过这样的结论:女人每日必犯一贱。或说错话或做错事。可见并非男人会犯贱,女人亦然。冰雪聪明如随心所欲者,也难免一犯。诸位只要去看看她日志<<如厕>> 中那句"掏而观之",便知犯贱的不止西郊一人。
  
  下午回家途中,遇一多时不见小美眉,扑上来便拥抱,嘴说:想死我了!我环顾四周,未见随心所欲身影,这才放心地拍拍小美眉的香背。
  
  

上一篇:喜怒哀乐颇有感触更加懂得倾听的重要 |下一篇:一方伤春悲秋的心田 一缕采菊东篱的闲趣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