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这个当年给过他无限愉悦的脱离体力劳动

2017-08-15 10:40

 
杨毓晓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落水了的前局长会盯上自己,他还照常该干啥想干啥就自己指挥自己干啥呢。人到年纪大了,一是怀旧,二是怕老。杨毓晓自己家里的两个儿子都长大成家立业了,一个大学毕业留在了省城工作,一个虽然没有考得上大学,也被杨毓晓想方设法在省城给安排了个好工作。前村妇女主任老婆也被他利用职权搞了个招工手续,一天班也没有上过就办了退休手续住在杨毓晓在省城买的家属楼,轮流跑着给儿子们照看孙子孙女呢。杨毓晓可以说万事如意独独有一点遗憾不足,这点遗憾就是丢心不下自己早年下乡的一番风流快活与舞凤山马泉村小媳妇桃花生的女儿田美。他常着急不能公开为自己的亲生女儿田美遮风挡雨铺路搭桥,惋惜这么聪明漂亮的女儿由于自己帮不上忙而过得那么命运艰辛。这个当年给过他无限愉悦的脱离体力劳动
杨毓晓清楚自己一天天年岁增大迟早都得退下去,很想抓住最后的时机也将女儿的后半生给安排妥当。至于和田美的母亲桃花,他虽然许多次从街道路过文化馆院子的时候,都见还看得到当年小媳妇风韵的桃花不是挥舞大扫帚扫院子,就是圪蹴在草坪花坛或者树下除草松土捡拾垃圾,他也想帮,可实在找不到他可以出头露面帮助的公开理由,只得忍心作罢。
不久,暗暗关心杨毓晓的前文化局长精心炮制的告状信一封封寄到了从中央到省市县许多部门和领导们的手里,有关清水县副书记杨毓晓风流无羁、道德败坏、徇私枉法、贪污受贿、好大喜功、投机钻营等等所有从古到今坏官能犯的罪行过错在杨毓晓身上都一项不落具备全了。告状信写得有声有色论据充分,有时间地点也有具体细节,看得各级不少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领导大为不满,一条条经过信访渠道转下来的领导批示都堆在了市委领导和县委书记的案头。有的领导自然而然联想到以前几十年不曾断过的那些有关杨毓晓的告状信,都觉得既然几十年都有人锲而不舍告扬毓晓差不多同样的问题,总不会都是空穴来风吧?市委那里,没了一贯替杨毓晓说话的强副书记,很多领导便都动了各种念头。
杨毓晓处在常务副书记的敏感位置,当然也不是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反映他问题的告状信刚开始从清水县邮局往出飞,他扬毓晓就风闻消息了。他也明白这一回没有强副书记支撑局面,他扬毓晓不一定能过得了这个关,以他几十年处身小官场的经验分析,告状信上那有的说着没有的编着的事情,要正式当问题立案处理,到时候百分之八九十也落实不到当事人头上。不过“猪尿泡打人骚气难闻”,可任何告状信都会弄得当事人名声扫地,想回击也找不到对手。他决定装不知道,先给自己找个好退路,一方面加快处理他女儿田美的工作调动,一方面拿着给田美妈桃花买下的户口,亲自去找劳人局局长和城管局联系偷偷给有了城镇户口的桃花办理了清洁队招工手续,人不知鬼不觉就将四十岁过了的桃花变成了正式职工,这个清洁工不用去清洁队扫街道,继续在文化大院干她的旧工作。杨毓晓已经和劳人局说好了,只要给桃花去医院开个证明,桃花就可以名正言顺病退稳拿退休工资了。
女儿田美既然已经和秦副教授订了婚,只要领个结婚证,就可以顺理成章调进市里去工作。为此,杨毓晓专程跑去市里帮助疏通关系,并催促他俩办登记手续。他知道婚姻登记的必要手续,只要有双方未婚或者有离婚丧偶的相关证明手续,在哪一方婚姻登记处都可以办理登记。他不想女儿的再婚在清水县又会因为他及女儿在县上的名声再次引起街谈巷议话题来,就打电话问田美:“莓子,你那年和王毅离婚的判决书还在吗?”这个当年给过他无限愉悦的脱离体力劳动
田美正在秦喆家给未婚夫做饭呢,见父亲问这个,就说:“我记不得了,可能和户口本一起在我妈那里放着呢。”又问:“您要那东西干什么?”
杨毓晓说:“你和秦教授商量一下,最近就把你俩的婚事办了吧。我可能要退二线了,你的工作调动要不抓紧办理,等我退下去就办起来麻烦了。”
田美随即将杨毓晓的话给秦喆说了。秦喆正和田美一起热和着呢,马上就说:“办了吧,就那么一张纸,迟早得去办。”
田美将秦喆的话告诉了杨毓晓。杨毓晓就说:“你给你妈说一下,我已经给她办妥了转户口和招工手续,从下个月起,她就可以去清洁队领工资了。”
田美喜出望外,高兴地说:“我给我妈说,我给我妈说!”
杨毓晓又说:“你打电话的时候,就让你妈把那个判决书和你户口本身份证都亲自带上,下午就去县城外去市上的公路边等着我,我要马上来市里帮你办理相关手续哩,顺便给你和秦教授主持办个简单的结婚仪式。”
田美心里高兴得咚咚乱跳,喜泪盈眶连声说道:“我说,我说!我给我妈和秦喆都说!”
桃花听到女儿说,杨毓晓要她去公路上等他一起去市里,心里的兴奋激动一点也不比女儿田美差,马上就去向女馆长请了假,回到住处,洗洗涮涮打扮了一番,才一身清爽找出女儿要的那被她放在结婚时娘家给买的小木头匣子里的法院离婚判决书和城镇户口本,还拿了她辛辛苦苦积攒的存折,都用旧报纸包好了,仔细装进红裹肚的大兜子里,才一个人去街道顶头的城外路上忐忑不安地等她永远在心底里记着的杨毓晓。
杨毓晓没有让司机开车,只给司机说:“我心烦,想一个人开车出去兜兜风。”司机知道杨书记自己有照会开车,就没有多问,默默去给小车加满了油,将车钥匙给了杨毓晓。

上一篇:坚信迟早会发现对自己翻身有作用的东西来 |下一篇:感受到了当年那个工作队员青春洋溢的气息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