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坚信迟早会发现对自己翻身有作用的东西来

2017-08-15 10:39

局长气急败坏差点张口骂娘,但是苦于清水县和甘河县不是一个省的行政区域范围,要找上边说理也没地方去找,只好眼巴巴等到甘河县庆功会的消息上了新闻报道,也干生气没办法。他想到杨毓晓副书记很关心这个案子,还想和杨副书记商议如何做工作补救。
杨毓晓关心的只是自己女儿田美的儿子飞儿,听说飞儿也和张牛娃子一起摔死没了命,也就积极性不高了,他埋怨说:“你们手里啥啥都没有掌握,咱红口白牙咋么和人家外省的公安局争功去?就两手空空跑到中央告人家去吗?”
局长觉得窝囊极了,他后悔只派了老警察一个人去破那个案子。要是开始就组织一个小组的人去,哪怕是再多派一个人,自己的副政委就不会去求人家当地派出警帮忙了。局长不从自身方面找原因,却将一腔不满都记在老警察的账上,他思忖:“看来,这老人手确实跟不上形势了,照顾他当了个副政委,有了副科级职务,再退下来也不算亏待他了。”
杨毓晓第一时间得到田美儿子飞儿死讯,只担心女儿田美和田美妈桃花会伤心受不了,他又给公安局长打电话叮咛说:“孩子的消息先不要通知他妈吧,我看情况给她家里说。”坚信迟早会发现对自己翻身有作用的东西来
从省公安厅空降下来的清水县公安局长,也是个在大机关见过世面的人,他因为被甘河县那边抢了头功正心里不快,见扬毓晓给他耍了领导脾气又还指点他如何处理后事,很不愉快,但碍于同为副县级的扬毓晓是领导他们的副书记,便不积极地回答:“好吧。”下去什么也没有安排,他想:“既然甘河县那边说案子是他们破的,那处理当事人家属的琐碎事,与我们这边有什么关系?管他的!爱怎么就怎么去吧!迟早家属找上来也与我们无关。”
老警察被甘河县那边强拉硬扯参加了表彰奖励庆功会,并被被将五千元奖金塞到了他手里。当他坐班车返回清水县的时候,灰溜溜没有得到一点点凯旋而归的享受。去公安局给局长汇报,局长很不热情说:“回家去吧,回去休息去。你退居二线的文件组织部就要发下来了。”
老警察要给局里缴他那五千元奖金,局长说:“算了,就顶了你这一段的出差费吧。”
老警察还替领导操心提醒说:“要不要给孩子他妈通知一下?”
局长没好气说:“你帮甘河县破的案子,你请示甘河县领导去吧!”
老警察只好喃喃退下。他又得回家去过他的退二线生活去了。他真想还去红柳镇开他的羊肉泡馍馆,但一想:“王毅早已死了,去那个丢了两个好青年同事的伤情地方里干什么去?”
几个和他关系不错的警察要去饭店吃酒欢送他,他兴趣索然,都谢绝了,很快交接了手续,自己卷铺盖回家去了。
杨毓晓这边也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有些不太顺当了。先是他的老靠山强副书记正式到龄离了休,变成了住在干休所等着去见马克思的一伙人里的一份子。市里派来接管了县政府那一摊子的常务副县长顺利过渡当上了县长。他见开发区那里实在干不出什么名堂来,就自动丢下开发区工作,让张炜他们那一伙小青年靠王毅冯娜仁留下的那个化验室和收租费勉强维持着日常转动,反正那些“副科级”们都在原单位领工资,有的人看开发区前景不太妙,不打招呼自动回原单位去了。张炜那里人越少越好维持。已经被冯娜仁公司圈起来的几百亩耕地以及厂房大棚,虽然和红柳镇的村民还有争议摩擦,但终究还是掌握在开发区管委会的手里呢,只要不急于追求显著政绩,要维持下去是可以的。坚信迟早会发现对自己翻身有作用的东西来
不久,市委又给清水县增派了一位专职副书记。新来的副书记虽然排名在杨毓晓之后,但是终究分去了杨毓晓手里的一大块权利,看趋势大有取而代之的可能。
拍马过火丢了官的原文化局长在组织部的那个县委综合楼北边的办公室,刚巧能从窗户将后院领导的一排独门小院和常委小办公楼都尽收眼底,这可给落马局长提供了监视领导们的绝好机会。反正他是免职抽调出来挂在组织部的待分配干部,组织部对他们这类人抓得也不十分紧,其中对重新得到重用不太抱希望的人也都没有表现的积极性了,上班自由散漫也没有领导过分追究,所以大部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上班来了也是转一圈露个面就务自己的自留地去了。
这个前文化局长想自己还年轻着呢,就栽倒不起了实在不甘心,他下决心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翻过身来。他天天坚守在这个得天独厚的有利阵地上,一眼眼死盯着几个县委领导的一举一动,甚至对领导们进出的时间次数和接待了什么人都一一作了记录。他。他仇恨杨毓晓关键时刻落井下石不帮自己的忙,重点放在了对杨毓晓副书记的监视上。为了观察更详细,他专程跑去省城买了一副高倍数望远镜,拿来了他当局长的时候利用权力占有的单位那个长镜头进口照相机,一进办公室就关了门,没人叫就一直不开,有时候晚上及星期天也不回家呆在小小的办公室里不出来。别人还都以为这个有名的笔杆子是看书学习上了瘾,躲在房子里看书呢。

上一篇:那样的家庭环境熏陶下铁定成不了什么好材料 |下一篇:这个当年给过他无限愉悦的脱离体力劳动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