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感受到了当年那个工作队员青春洋溢的气息

2017-08-15 10:41

杨毓晓好久未亲自开车了,他记起那年开车去舞凤山乡上卫生院去接田美妈下县城治病后再也没有和桃花面对过了,又忽然记起二人一起偷偷摸摸的甜蜜往事,独自暗笑自语道:“岁月不饶人呀,那个胆大包天的青年人没了,再也回不来了!”
在官场打滚多半生的杨毓晓经历得太多太复杂了,他忽然觉得筋疲力尽太疲乏,伤痕累累太苦痛,他真想就此鸣金收兵停止争斗,不再去挤这个危机四伏的独木桥了。他想回来就交一份辞职报告,学强副书记找个地方颐养天年去。他不想计较是谁在背后对他放冷箭了,两个儿子的母亲早就将对他的不放心转移到两个儿子的下一代身上去了。甚至给他放出话来:“你爱怎么花心怎么花你的去,我权当没有你这样的男人了!要不是为儿子们脸面考虑,你就净身出户和你的小三小四小七小八们胡整去吧!”从此就一心和儿子孙子们享受她的天伦之乐去了。杨毓晓虽然偶尔不缺女人投怀送抱解决燃眉之急,可他到老了去依靠谁去呀?
 小车刚到街口,杨毓晓就看见了一身新衣服被撑得鼓鼓囊囊的桃花正在路边往街口这里这边东张西望哩。感受到了当年那个工作队员青春洋溢的气息
杨毓晓忽然热血一涌,似乎看见的还是那个俏丽可人的舞凤山的迷人女子,他心情激动,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就冲出街口直向桃花那里飞过去。
在县委组织部那个靠北的小房间里,前文化局长正文思泉涌继续创作着他的给杨毓晓抹黑的报告文学呢,他准备将他的连载报告文学发表到各大网站各个有名的论坛上去。他李白娃已经破釜沉舟了,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舞凤山顶上的太阳又一次转到了县城西边的那个山梁上,梁上那些高高低低的树木照样还那样直戳进那漫天晚霞里,戳得一绺金色晚霞飞起朵朵挟裹了金星的鎏金花花直往东天高高的舞凤山飞窜,溅得县川的清水河以及高高的舞凤山到处都是闪亮闪亮的花瓣乱飞。汽车路畔陡斜的杂树林子里,野草荆棘挟裹着大小不一的树木,一块儿在一层厚厚的沙尘重压下挣扎着往上长。一串串吊在靠山那边几米十几米高的土崖面上的藤蔓同样也是叶茎全都沾满了汽车和山风带来的尘土污秽,灰不塌塌的辨不清是什么植物。
桃花不由自主想起了舞凤山到处可见的甜莓子,不由得念叨:“这路畔吊下来的有莓子吗?”
杨毓晓噗嗤笑了说:“谁知道,反正我没注意过。再说,即就是有,土不垃圾的,摘下来你敢吃?”
桃花想起了她怀着田美的时候在葫芦沟大吃甜莓子的幸福美味,就说:“山里这时候的莓子该熟了吧?”
杨毓晓说:“管它熟了没熟,反正咱姑娘莓子娃是要把根扎到城里去了。”又打趣说:“甜莓子她妈山桃花也要去城里陪女儿了。”感受到了当年那个工作队员青春洋溢的气息
桃花仍远望看似近在咫尺的舞凤山留恋说:“我舍不得丢了山里的那个家。”她忘不了山里窑洞里那个半脱产干部杨毓晓。
杨毓晓说:“看你,农民意识,打死不离疙瘩庙。”说着脚下加速,汽车载了田美妈桃花,顺着去西岭的盘山公路滑上去。坐在后座的桃花向前望着夕阳透进车窗照出的镶了一圈金镏子的杨毓晓的剪影,似乎又。车头转弯的时候,杨毓晓和桃花都不约而同向舞凤山中指下的马泉村方向看去,远远的朦朦胧胧什么都看不清楚。
忽听得杨毓晓一声长叹,桃花心里不由得一大动,杨毓晓却什么也没有说。桃花试探地说道:“莓子她叔,小心开车,日头就要下山了。”杨毓晓还叹着气说:“是呀,”同时给车加了速。
汽车路畔的斜坡林子里,不时有西下残阳的光线透过枝叶射出来,照射得汽车玻璃一阵阵金光掠过,里面的两个人都好像跟着一起升腾了。天知道在他们前头的是什么结果等待着,他们这就要从舞凤山越过去了。
(全文完)
 

上一篇:这个当年给过他无限愉悦的脱离体力劳动 |下一篇:在球盘网注册下一切都那么清朗而透明

版权所有 2016-2017 球盘网注册--置腹推心人生语!